中医养生

公孙光

41

公孙光者,菑川唐里人也。好医,善为古传方。仓公淳于意闻而往谒,得见事之,受方化阴阳及传语法,意悉受书之。意欲尽受他精方,光曰:“吾方尽矣,不为爱公所。吾身已衰,无所复事之。是吾年少所受妙方也,悉与公,毋以教人。”意曰:“得见事侍公前,悉得禁方,幸甚。意死不敢妄传人。”

居有间,公孙光间处,意深论方,见言百世为之精也。光喜曰:“公必为国工。吾有所善者皆疏,同产处临菑,善为方,吾不若,其方甚奇,非世之所闻也。吾年中时,尝欲受其方,杨中倩不肯,曰:‘若非其人也。’胥与公往见之,当知公喜方也。其人亦老矣,其家给富。”

时者未往,会庆子男殷来献马,因光奏马王所,意以故得与殷善。光又属意於殷曰:“意好数,公必谨遇之,其人圣儒。”即为书以意属阳庆,意以故知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译文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公孙光,菑川唐里人,喜好医道,善于使用古代流传的医方。仓公淳于意闻其名而往拜见,得见并师事于光。意从光处学到调理阴阳的医方及口头流传的医理,并将其全部记录下来。

意欲学尽光的精妙医术,光说:“我的医术秘方全都教给你了,我对你毫无保留。我已经老了,再无可教你的了。这些都是我年轻时所学到的精妙医方,全教给你了,不要教给别人。”意说:“我能侍奉学习于你,得到全部秘方,这非常幸运。纵死我也不敢随便传人。”

过了些日子,光闲居无事,意与光详论医方,光赞其论说高明,见解非凡。光高兴地说:“你一定会成为国医。我所擅长的医术都荒疏了,我有同胞兄弟住在临菑,精于医术,我不如他,他的医方非常奇妙,不是一般人所能了解的。我中年时曾想从其学医,杨中倩不肯,说:‘你非其人。’须待我与你同往拜见,他即知你喜爱医术。他也老了,但家中富有。”

当时还没去,正好阳庆的外孙殷来献马齐王,经公孙光奏言进献,意因此与殷熟络。公孙光又嘱托殷:“淳于意喜好医术,慕圣人之道,有儒者之德,你务必恭谨待他。”光写信荐意于阳庆,意因而识庆。


上一篇淳于衍
下一篇公乘阳庆
文章分类: 中华先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