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医养生

文挚

6

文挚,战国时人,洞明医道。


《吕氏春秋》载:“齐王疾痏,使人之宋迎文挚。文挚至,视王之疾,谓太子曰:‘王之疾必可已也。虽然,王之疾已,则必杀挚也。’太子曰:‘何故?’文挚对曰:‘非怒王则疾不可治,怒王则挚必死。’太子顿首强请曰:‘苟已王之疾,臣与臣之母以死争之于王,王必幸臣与臣之母,愿先生之勿患也。’文挚曰:‘诺。请以死为王。’与太子期而将往,不当者三,齐王固已怒矣。文挚至,不解屦登床,履王衣,问王之疾,王怒而不与言。文挚因出辞以重怒王,王叱而起,疾乃遂已。王大怒不说,将生烹文挚,太子与王后急争之而不能得,果以鼎生烹文挚。爨之三日三夜,颜色不变。文挚曰:‘诚欲杀我,则胡不覆之,以绝阴阳之气。’王使覆之,文挚乃死。夫忠于治世易,忠于浊世难。文挚非不知活王之疾而身获死也,为太子行难以成其义也。”


《古今医统》载:“文挚,战国时宋之良臣,洞明医道,兼能异术。龙叔子有疾,文挚令背明而立,从后视之曰:‘吾见子之心,方寸之地虚矣。’治之遂愈。”


《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》载:“齐闵王疾,使人之宋迎文挚。文挚诊王疾,谓太子曰:‘非怒则王疾不可治,怒王则文挚死。’太子曰:‘苟已王疾,臣与母以死争之,愿先生勿患也!’文挚曰:‘诺。’与太子期而往,不当者三,齐王固已怒矣。文挚至,不解履,登床履王衣问疾。王怒不与言,文挚因出陋辞以重怒王,王吐而起,遂乃疾已。王不悦,果以鼎生烹文挚,太子与母合争之不得。夫忠于平世易,忠于浊世难也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译文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齐王得病,派人至宋国请文挚来治病。文挚至齐,为王诊断后对太子说:“齐王的病肯定可以治好。虽然如此,但大王痊愈后必杀我。”太子不解,问:“为什么?”文挚答道:“不激怒齐王则病无法可医,但王一怒则我必死。”太子闻言,跪地叩首,百般哀求:“父病子愁,万望先生,念我衷心,救我父王。父王病好,我与母后,以死求王,保你性命。先生无忧!”文挚叹道:“太子仁孝,莫要忧愁,医者仁心,挚岂能见死不救。”


于是文挚与太子约定诊期,约了三次,文挚都没去。文挚屡次失约,齐王心有怒火。一日,文挚忽来,鞋也不脱,直接上到齐王的床上,踩着齐王的衣服问齐王的病情。齐王大怒,一言不发。文挚见此,更以言辞越加激怒齐王,齐王气得大吼一声,坐了起来,这一怒治好了齐王的病。


齐王大怒,非常不高兴,欲生煮文挚。太子与母慌忙劝止,以死争于齐王。齐王不听,命人取鼎生火煮文挚。煮之三日三夜,文挚竟然无恙。文挚说:“真要杀我,则将鼎覆盖好,隔绝阴阳之气。”齐王依言,使人覆鼎,果煮杀文挚。忠于太平之世易,忠于乱世难。文挚并非不知治好齐王的病自己必死,只是为太子行难行之事以成其义。


上一篇范蠡
下一篇医竘
文章分类: 中华先医